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jk128128金星的博客

功崇惟志,业广惟勤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普通的中国人

网易考拉推荐

读名家博文后评点 集汇 (二)  

2009-11-19 19:41: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刘洪波《与“不允许的词”相遇》 

               我国是个礼仪之邦,为尊者讳,正面表意已为约定成俗,故而历代在文字语言运用上有避讳一说,先生就别计较了吧!

               只是,“不允许的词”应该予以明示才是,以免我等误遇而招来麻烦。先生也别担心“面对着当代世界、信息时代和全球网络”,这样“民族的思想状态,就被套了起来”,因为我们还有许许多多“允许的词”可用呢!

 

读五岳《受伤的政客》       

            先生以为,政治家挨上一拳的地方,才是现代国家,温总理会同意这说法的。在下觉得先生太武断了吧!

            先生,你应该清楚,温总理在国内是万万不会遇到如此一幕的,由此,不会同意先生的说法,更不会说我国不是民主的现代国家的。

   别忘了,遭到过类似待遇的温总理是在国外。

读张鸣《别让冷漠成为校园的基色》

            读先生的文字让人心疼,是舍管的冷漠,是教师的无情,还是学校制度的僵硬?是,但又不是!可以假设,即使先生抑或我等就是学校的领导、教师、舍管,看来也是爱莫能助,悲剧随时会发生。

             那么,是什么唤不醒作为人的良知?-------对此,本文没谈及,很希望先生能撰文谈谈。

 

读刘洪波《草鞋无样,边打边像》

    先生的刚直不阿穷追猛打令在下感动钦佩,只是应该考虑到这次邢鲲“自杀”后警方的表现,与“躲猫猫”“周老虎”不同。在信息的公开、监控录像的公布以及有关方面的进入调查上相比,尽管让人感到邢鲲在派出所里自缢身亡调查结论,说服力不强,颇为蹊跷,但还是进步了许多。

   案情陆续的公布是不是如先生文中说“草鞋无样,边打边像”呢,警方是不是应该有个说明或为解释?

 

读张鸣《等级制还活在人们的意识深处》      

   先生言,等级制还活在人们的意识深处,遍地都是,你身边就有。开会时,为数不少主席台就座的与台下听会的、农转非的说法、待遇,不知这其间有没有“等级”?

 

读五岳《上下一心的涨价会》

           读多了先生“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的文字,在下有点麻木不仁了。听证会今后开与不开,在下不以为然,相信人民政府为人民。唯有点担心的是,退休教师把矿泉水瓶砸向主持人的形象叙说让人震惊,不知老教师的认真会不会招来麻烦?

 

 

读五岳  《贱卖少林》

          先生说,政府按照现行的法律法规,没有权力把少林寺就这么合资出去。不错,然而,佛门弟子释永信大师面对二三十年来少林寺的崛起应该感激谁,不会糊涂的。佛门弟子不会不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但政府需要,还是与时俱进为好。

         善哉,善哉,阿弥陀佛!

          

            无神论的领导能让少林寺生存、发展乃至富有,释永信大师能不感恩戴德?

           释永信大师不会忘记远离红尘,超脱凡俗,不与人世争利的释迦牟尼的宗旨,怎可为贱卖高卖像凡人一般斤斤计较!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读杨恒均<我们何去何从>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现在的“果子”不知是谁种下?收获的时间么,依据杨先生的历史循环和重复论,不会很久,但却是半辈人生30年!担心的只是收获的果实是甜还是酸?

 

读张鸣《大学里的马屁风》

   先生的文字对大学教授也这样拍马屁,而且拍得比官场和商场那些利禄之徒更有水平的现象,进行了无情的抨击。读了再联系近年以来的学术造假之风,“我们说什么好呢?我看还是无语吧。”!

   不过,继而一想,如果高等院校的长者尚有“宁有不知之名,无贻失言之悔”的风范师德,属下教授学子“彰君之丑”的马屁也就难有市场了。先生你说呢,是如此吗?

 

读张鸣《他们为什么喜欢余秋雨?》 

           余秋雨勒石题词的谀墓之文与山水名胜合流,那种不着四六的文字掩映在山间,一改前辈观风雨阴晴变化而体人世变化沧桑的措辞,直接就以山水秀色作为颂圣的依据,怎能不让被颂者的高兴?

         我们不求大师字字句句都流传千古,只希望能做到“才高而不尚苟作,口辩而不好谈余对”,著文、立说、发话不轻率、不炫耀、不巴结,要经得起后人的琢磨才是!

 

读五岳《臭不要脸的酒桌烈士》

先生文字简洁、明快、生动、幽默,有的放矢,直刺痛处。一句“臭不要脸”,有的人会不会因此清醒!?

 只是,警长陈录生醉酒暴亡,乃是其人其家属之不幸,不应不恭不敬。先生以“臭不要脸的酒桌烈士”为题,着实有点不妥。申报烈士乃交警中队长谢飞勇慷国家之慨之为,并非亡者生前蓄意安排的“臭不要脸”之举,故而建议先生改题为要。     

 

读五岳《獭祭诗书与涂脂抹粉》     

              先生说得好,“稍有骨气的文人墨客,在山川名胜面前都有所敬畏,更多的是想起更为深远宏大的东西,抒发家国历史之感慨,这也是文人的风骨之一”。这种“不谄富贵以为己説,不乘贫贱以居己尊”的风骨,让一些专事歌功颂德的当今大师汗颜!

             我们不求大师字字句句都流传千古,只希望能做到“才高而不尚苟作,口辩而不好谈对”,著文、立说、发话不轻率、不炫耀、不巴结,要经得起后人的琢磨才是!

 

读刘洪波《信息公开不应由着政府自律

     先生的文字深入浅出向我等百姓与官员普及法制知识:决定提供信息,不是政府的权力,而是民众的权利,这是民众所享有的宪法权利。所以说,民众需要什么信息,政府就要提供什么信息。如果警方为了破案有利而不发布百姓需要的公共安全信息,这明显是不当的。

    当然,当信息的内容涉及到国家的安全,公开发布会影响国家的利益时,其公开就会受到严格禁止,根据《保密法》予以规制。不能如先生指出的“区分什么‘正面’与‘负面’”,“以政府部门甚至个人的好恶来判定”。

 

读刘洪波《钟南山依赖症

 

 钟南山常常敢于弹别调,而且次次没给屏蔽,这种钟南山现象,即使如先生所言是根独苗,也是国人的幸运。

“只有一个钟南山,社会难道不感到尴尬和危险”?这是先生的多虑。凭我国的现有医学情况,钟南山这样的高人肯定不会是几个。先生“钟南山依赖症”说法,是个误解。我们喜欢的是高度统一,和谐稳定,即使今后钟南山退休了,张南山、李南山等会逐一接班的。

 

 

读刘洪波《水价听证何劳“消费者代表”?

 

    水、电、油、燃气、矿产以及土地,这些资源都是国家所有,提价只是增加了国家收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正如先生所说“这是人权问题,而不是消费者权益问题”,既然如此,我等相信人民政府为人民的,百姓更别瞎参和吧。政府给面子来个听证会,先生还计较什么呢?

读张鸣《还有多少官员开的是借来的车?》

     官员需要,企业愿意,周瑜打黄盖,皆大欢喜。先生却拿当年狗肉将军张宗昌之辈作比,让人难堪,何必如此顶真!

 

读五岳《血与火的里程碑还能铸造几次》

         先生的文字尽管常常能意新语工,得前人未道者,然而,“难道下次必须剖腹才能得到另一次进步的机会不成?”的质询,还是过时了!开胸验肺难道不及剖腹明志壮烈!   

    笑蜀先生去年在《遏制社会情绪极端化和暴戾化从何下手》一文中明确指出“社会情绪的极端化和暴戾化,是对社会稳定的重大威胁。如不能有效遏制,其必然结局,就是不知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一个很小很小的偶然事件,都可能引爆整个社会的激愤,引爆大规模的社会报复”,此语切中肯綮,有些先生该细细品味才是。

 

 

读刘洪波《三峡“后续投资”1700亿

 

  先生的提醒“毕竟,有1700亿呢”,不错,应该慎之又慎;先生的判断“钱多钱少不是问题”,正确,我们不差钱。

只是,先生的担心“钱的支出是否应由人大决定”是多余的,这不是在下对先生的不理解抑或不敬,先生如果凡事忘了国情,不按特色思维,就会对国事处置存疑,时评也就多了起来。上千亿的投资无疑是领导人大、政府、司法的党决定的,我等有什么可担心的?!

 

余以为《农产品市场需要反行政垄断

 

 先生“农产品出口垄断才是威胁国家粮食安全罪魁祸首”之说,不无道理,只是有点过火。干部的政绩依据的是GDP,考量的是经贸数据。我们年年的一号文件都把三农放在首位,却少见地方政府减少对招商引资、市政建设精力的投入。可见要让农产品价格不低于国际市场,问题出在何处,并非仅仅是农产品出口垄断!

 读五岳《张之洞。。。》

    先生撰文时评要与国体国情的现实结合才是。

    君以为“虽然客观上在这些废墟当中崛起了后来的民间工业,但这条路走得实在是过于艰辛曲折了”,这种说法,在下不敢苟同。无论如何,这比30年前的闭关自守,比当今的朝鲜要好得多了。

    比上不足比下有馀也!

 

 读长平------

警察有权对人拍照吗?

 

  对录音机、相机和摄像机成为取证工具,法律上多有限制与争议,现今警局喜欢以此取证,无所不当;只是依法治的公正公平而言,媒体和民众同样可以有依靠音、影、像的力量,对公权力使用者进行监督取证,并不受驱赶、禁止的权利。

人权报告的意义

 

  美国人民要感谢中国政府为了你们“每年花费人力财力”来维护你们的人权,这样的待遇可能我国子民也享受不到;美国政府更要感谢中国政府对你们无偿监督,让你们的国家文明不落后于“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东方大国。

 

读余以为《有困难找政协

 

 国情告诉诸位,政协乃是参政议政的组织,“收集民意”似可理解,如有“我半个小时就能搞掂”的许诺,不是言过其实,就是越俎代庖。政协不能让有权受理百姓申诉的信访、人大、公安、纪检、监察、法院、检察院、市长热线、综合治理委员会等等组织难堪呀!

读刘洪波《农民的罪状

 

   先生同情农民的现状,为他们的委屈抱不平,急了,哀求“道基于人文情感,我们至少要有一点自省”!

  先生文字流溢的是“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拳拳之情。然而,正如先生说的地位的不一样,户口就有农业与居民之区分,什么人情、激情、热情都难改变这一国情。

 

读笑蜀《成都唐福珍自焚必须有人负责(完整版)

 

 

在下为心爱的政府担心,有死都不怕的唐福珍之类“暴力抗法”的,会不会“狗急跳墙”作出疯狂的丧失理智的危害社会的什么行为来!

读刘洪波《绝望的抗议

 

    先生文末的“自焚的现场,都让人感受到机器的强大及冷酷”,同意“强大”一说,60周年的大阅兵可以为证;“冷酷”么,不敢认可。唐福珍泼汽油自焚前可能也是如此思量的。

读五岳《致周黎明的信:请不要给别人挖陷阱》

       “眼光远大、鸟瞰鹰视”的余秋雨与周黎明两位先生的劝告或忠告,先生应该领情与感恩才是,怎可尖酸刻薄得罪两位大师!在下不敢与两位大师的思想觉悟相提并论,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希望先生的文字不要被认作被人利用而被删去。

 

读饶思锐《 传媒影响中国三十年之一九七八年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等了好长时间,才见到同学这一篇博文,想来工作太忙吧?

 读后,觉得意犹未尽。本文的议题是很有意义的,值得一谈。文字开首为引子导语,第二段至结尾,在依时间为序罗列了1978年“传媒影响中国三十年”的条条新闻事实后,不见同学的评点、感慨就戛然而止,让“不了解或是一知半解的人”惘然若失。

读笑蜀《民间有爱心,制度缺出口》

    先生的轻松一句“当道诸公何妨顺水推舟?”,只能说是先生的“幼稚”。民间公益类的组织当然可多多益善,但非政府组织注册会不会有不良者非公益类组织趁虚而入,以至让我国宪法、特色受影响?------------这些,先生说的“当道者”能不考虑?不知先生可曾想到。

 

读杨恒均《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读今天先生笔力纵横,妙趣天成,一改昨日风格的新作,感到先生太有才了!在下不及评点本文思想观点的利害正谬,只是文字幽默中透出豪爽,嬉笑中蕴藉凝重,诙谐中凝聚深刻思索的文采,太让人佩服了。本篇时评的思辨性、趣味性、可读性可以说达到了和谐的统一。希望经常见到这类短小精悍的文章。

读刘洪波《做假何止在足球》 

     先生感叹道“本来很自然的一个事情,竟然搞到杀头坐牢的地步”!

    太沉重了,在下出个有趣的抢答题轻松下:现在什么都会有假,可知惟有一样不假,这是什么?-------难答吧?

    答案揭晓:骗子。

 

      读长平下列文章后有感:

继续被忽视的家庭暴力

 

  “42岁的开封女医生江帆,已经花了11年时间上访”,时间之长,让人咂舌。有关方面鉴定为“偏执性精神病”,再联系北大孙东东教授的99%,就难以质疑“一个女人在遭到丈夫的殴打之後,又被公权力迫害和凌辱”呀!先生可知道,此案是被当地龙亭区人民法院列为重大疑难案件执行的,现今江帆胜诉了,知足才是。

璩美凤,成功的“新闻人”

 

 “我完全不害怕明天死去,因为我已把当下活得很好”,这就是璩美凤的信条,这就是她能处变不惊,攻守自裕,能够成为成功“新闻人”的秘笈。

国产“奥巴马女郎”
 

 

  先生言王紫菲“的确非常聪明”肯綮切中,一语中的。“聪明”在于其适应、迎合社会的潜规则。“有弹有赞”的艾廷格是不会在这厢产生的,正如诺贝尔难于青睐国人一般。

女厕所里的公共政策
 

 

  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这个观念必须落实到每个角落,“心里别扭”这样的旧观念必须铲除,现代文明才不会有遗憾。

李银河为什么没有获奖?

 

        先生文字不似获奖者功绩介绍,胜似获奖者功绩介绍!先生的感言让人感悟:一个人被

压制了,但全社会是不应该忽略的。

广州“接访”(上)

 

“我在广州参加了一次抗议活动。静坐在市政府门口,听着口号和国歌,看着标语和警察”,先生,你也太胆大了!在下是先生的“粉丝”,不希望今后看不到先生的文字。

读杨恒均《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喜欢读先生的激浊扬清,透骨惕髓,针砭时弊的文字,只是希望先生不可过分。“‘标准’就突然换成了枪杆子和坦克车了”,此类话语少说为妙,在下今后还想多读到先生的文章呢!

 先生,你说呢?

 

读五岳《三鹿死的真是值得》

“当这些宝宝长大之后,他们会如何看待这个社会?如果他们心怀怨愤、像奶粉里的三聚氰胺似的在社会当中生活着,其结果将是多可怕的一件事啊”,可以说这是先生庸人自扰的骇人听闻。

    年长一点的都知道,比三鹿事件更伤人的事不是一二件,过去以后,国人还不是“顾全大局”,进入了和谐社会!可怕何在?

 

 

读刘洪波《被移出记忆的“三鹿”词汇群》

 先生的悲悯之情让人肃然起敬,然而,我等没闻奶粉受害者对面临的处境,对赔偿和基金使用情况的不满或怨言。是三鹿案遗留问题处理很好,以致事态平息,还是信息被封锁?

 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在下宁可相信人民政府。它虽是公共话题,只要受害人对赔偿政策满意,先生何必还要追求什么“应当在公众监督之下”。

 

  读杨恒均《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读深圳市《关于依法处理非正常上访行为的通知》,自然联想到年初北大孙东东教授的“99%访民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的说法。当时访民群情激奋,声讨孙东东,逼其道歉。于今想来,访民错怪了孙教授。

   暂且不论孙教授说法的精确与否,访民信了,就可早日定位,不要被认定为“非正常上访”者而被轻者重罚,重者刑拘;政府信了,就可以精神病患者依法办案,免予刑责。-------因此,访民们可要谢谢孙东东教授呢!

读张鸣《扬州瘦马与阔太选拔》

  如果可能,很想听听自愿报名的2800余名女士读先生文字后感受。她们中会有几个会如先生所言,感到自己是“女性受到歧视和压迫”了?如果让有钱的杰仕读了先生的文章,可能会反唇相讥: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呢!

    世风如此,痛哉!悲哉!

 

读刘洪波《治理之路怎样越走越宽》

“治理者竞争上任,向治理范围内的民众争取任职机会”,先生认为的现代政治意义上的“一种自治的社会治理结构”,可以解决“基层之路怎样越走越宽”的问题。然而,这一易明白的政论,也是让人担心领导事业的核心还能起作用吗?会不会陷入无政府主义泥潭,以至失去了特色?

 

读杨恒均《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先生说有人问道,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在下回答是,虽然不赞成指责传播民主、推广普世价值的人,但在民主到来之前,在下有自知之明,还是逆来顺受,忙着为一日三餐奔波吧!

读五岳《摇曳生姿“你该死”》

   先生的仗义执言,疾声呐喊,让在下动容。只是先生道“对这种事如此宽仁厚德的处理,最终能否让执法机构的非法行为有多少的收敛?”,觉得有点得理不让人了。

   这起徐梗荣事件无论从厘清事实与追责的速度,都较以前此类事件快多了;对相关责任人的处罚的级别与分量都高了一等。我们的政府已经进步了,徐梗荣家属应该庆幸才是,先生就别太顶真了!

 

读张鸣《大学生就业难局背后的结构性吊诡》

 先生文字对大学生就业难局背后的结构性问题,以及由此引申到国家经济走向的预测,都极有见地。只是在下对大学生就业难是因为大学教育的规模,跟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不相适应的观点,不敢苟同。

 让国民尽可能接受高等教育,应该是国家与民族的追求。这本与社会就业是两回事。农村是个广阔天地,这话并没错。现在,人们看不起农村、农民、农业,是谁之过?如果国家政策、财政投入全力倾斜于“三农”,再多的大学生会没去处?

    

      读朱达志《请统计局局长勿拿过期数据说事

 “以国有企业主导的经济体系,加上严格的政府管制这样一个制度安排,反而有利于中国规避金融风险的冲击”,论其话其理没什么差错,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我国的昨天,朝鲜的今天,就是如此!

读杨恒均《美国“访民”拦截总统车队有绝招》 

    先生自谦道“我那些博文真有什么作用吗?真能够帮助到上访者吗?”,在下以为能!尽管先生为言明大义,文章说辞长了些,这对喜欢快餐的网友来说感到些许遗憾,但细细品味先生文字,几乎每篇都有精华。

   “你们选五个领导出来见我们”-------先生重点引句并赞为“无与伦比的名句”,会不会成了     教唆者。

 

读刘洪波《谁决断了矿工的生死》

  国企、民营的头头以及他们的主管领导是谁承认其经营的矿业,在进行“反道德、非人道、非法律的生产”和“对他人生命加以轻妄决断”了?

 一旦出了事,“一些煤矿企业思想麻痹;一些产煤市地方政府不能妥善处理发展和安全生产的关系”,这难道就是事故产生的根本原因!

 

读五岳《自由》 

“当然开放性肯定要付出某种代价,这是不能否认的。可是我想好的远远多于坏的,所以还是保持开放是好的。”奥巴马如是说,但只是他的估算。如果有人认为坏的远远多于好的,那就还是不开放的好。

    

 

  读张鸣《曾经的钓鱼执法》 

         先生文字谈古论今,锋芒如紫电青霜,可谓追本溯源,鞭辟入里,微言大义也!

 

读刘洪波《什么公务又为何不得妨碍》

  先生千万别忘了我国的土地所有权是国家所有的这一点!!因此,先生文字中的一些话语,如果有人如此回复,他人还有何言以对:

  “政策岂不是无本万利的公司?”---------土地所有权者租赁(不是出卖)费应市场需求而定,当然多多益善,国家取之于地,自会用之于民的!

  “那么‘苛政猛于虎’岂不也反抗不得?”-------------国家土地要收回另为重用,谁阻挡就是违法犯罪。对“妨碍公务”的强制拆除房子,维护国家“政策收益”何错之有?

 

   读五岳《“白宫书记”上法庭的闹剧》后 

         先生既明白“他们是不是在厌烦了之后,干脆连这种东西都不表演了,直接就穷凶极恶的扑将上来?”这一点,怎么还写如此让人心烦的文字来!

 

读刘洪波《“巴结领导”是制度原因》

先生问得好,“长官从选票中来,还是从更大的长官那里得来”?能回答的,就该知道巴结领导这一社会现象,或为官场现象,就不可单单怪罪于某些“巴结领导的人”,其实这些人也非生来有如此人格弊病的。

 我们不想对现今人事制度作何评议,相信领导慧眼识人才的英明,也会有举善而任之的大公无私,但还是希望能读读先生的文字。

 

 

读五岳《北大配得上这样的学生吗?》后

  先生莫把北大当神圣,且不说其于世界排名之落后,就是国内的一些名中学是不是视北大为佼佼,也很难说。国内许多名中学没列北大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名单,是没得到北大青睐,还是这些学校根本没当回事,还是没申请没给面子?

 

读余以为《中国古代的三权分立

先生的文字深入浅出,借古喻今言明了一个高深的,又极为敏感的政治道理。先生说我国“立法机关有人大,议政机构有政协,党中央决策机构有政治局,国务院的决策机构有发改委。监督机构更多,纪检、监察、审计、信访办、公安、检察、法院。机构之多,不亚于任何一个民主国家”,却没有言明“出现了许多腐败现象”的缘由。

 应该说立法、执法、司法监督已然按三权分立的原则各司其职,情况为何仍让人不满意?只是三部门的头头都是决策者,他们更高的职务可以管任何一个部门也。

 

读张鸣《不巴结领导,有活路吗?》后 

先生以“不巴结领导,有活路吗?”起始自问,接下来以“单靠讲几次话,恐怕也不行”自答结束,近千字的文字把眼下官场风气人事关系揭露无遗,只是没有道出其弊端根源何在,很是遗憾。希望先生再撰文剖析昭示。

 

 

读刘洪波《这些年弱者都是这样“被制度”的》后

 “我觉得武大城建学院张在元院长遭到解聘,不可谓反常”,在下感到先生是说错了。

  一般员工因其病重无能履行合同约定被解聘,时有耳闻。但共和国高等院校的院长如此遭遇,前所未有,让人感到必有内情,反常之极!震惊之余是令人神伤!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