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jk128128金星的博客

功崇惟志,业广惟勤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普通的中国人

网易考拉推荐

读名家博文后评点 集汇 (三)  

2009-12-22 06:58: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张鸣《天子也得以食为天》 

    先生的文字谈古论今,得出“饿一次,聪明许多”的真知灼见,意味深长。只是天底下的人,多的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先生言,现今人们唾骂的慈禧老佛爷挨过饿,行事就明白了,彻底学乖了。今人挨过饿的不少,能清醒么?不用说没挨过饿的中青年了!

 

读刘洪波《砒霜门的仪器老化及时又必要》

        先生应该知道下级服从上级的国家特色,经过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综合检测中心复检,农夫山泉和统一企业的3种抽检产品全部合格的结论,海南省工商局能不认错并作出“合理”的解释?

 

读张鸣《中国智库的功用不应是打造纸面上的繁荣》

      先生,还是相信“智库的数据”,“智库的排名”吧,你应该明白我们要“长自己的威风,灭他人的威风”才是!

           我们不差钱,“分摊的比例上升了一个百分点”,先生,你有何可担心的?

 

读刘洪波《2010年,一个路标 》

     先生言2010年可能会成为有着广泛意义的路标之年,在下不以为然。除了国人对逢十数码特有的期许外,联系这一年又一年的种种,能有多少特别的亮点?

     读先生文字,感受最深的这个意思:代价的沉重,如果能换来社会的前进,还是值得庆幸的;怕的是并非进步,只是错误的重复!

 

读杨恒均《寒流肆虐中国,印度冻死40多人……》 

    先生的“十几亿人,怎么都会冻死一两个吧?”问句,显然是推测估算而已。没证据的话语,先生少说为妙。因为这可能会成为控告先生诽谤诬告罪的证据也!我等网友还想多读到先生的文字呢!

 

读张鸣《年终几句话》

      前几天,先生的博客进不了,不知与先生的“喊”有关?

           先生说,“新的一年,我还会喊,能喊一嗓子就喊一嗓子”,在下是欢迎的,只是怕网页打不开。与其如此,还不如先生说说就是了,别喊,别让人不安才是。

 

读五岳《不知感恩的地方没有尊严》

   先生文字结尾的“今年的公款购车的预算是1000亿元”一句,让读者一震。

      继而一想,又觉得先生忘了国家的前进、进步、发展主要是靠了谁,又是谁领导百姓进入今天这样美好社会的?先生,今天已不会有人说“我们这里的底子薄弱啥的”了,我国已是美国的债权国了!故而,公款购车为了让公务员更有效为我等百姓服务谋幸福,预算1000亿元,有何可计较的!

  

读五岳《被绑架的公务员们》 

        我国土地乃国家所有。先生应该知道代表国家的地方政府卖地,是土地主人对其财物自行主张,此举正如先生所言既能让财政得到满足,还能作为政绩,那么,要求政府成员公务员为售楼与拆迁出力,不足为怪,岂能说他们被绑架了?!

              土地是国有的,百姓就无物权可言。至于在房地产开发出现的一些官商勾结,以至腐败滋生,问题到底在哪儿?先生,是不是能撰文议议?

  

读刘洪波《政策化的行贿》

       公务员考试奖励是政策化的贿赂,先生这个说法差矣!先生认为奖励本地出身的公务员,只是为了增进“乡情”,有“通过阴暗或者灰色手段贿买权力”的嫌疑。缺乏证据的话语不说为好。
             先生应该注意到公务员考试乃是我国竞争最激烈,录取率最少的一项(上千比一)考核取人的考试,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政府给予录取者奖励无可厚非。
              先生是不是该撰文,议议公务员这个“公仆”职业为何如此吸引众多人角力拼争?      

       如果以鼓励有为青年加入为人民服务“公仆”行列的热情,表彰青年立志献身国家的精神为说辞,花些钱,预算外开支,有何不可?

读五岳《狗说人话的时候》

      在下还没忘记先生去年岁末年初的《房地产的“功狗”开始叫了》,今年的年尾岁始的《狗说人话的时候》又呈现眼前。   

       新桃换旧符之际,应该说些歌舞昇平、龙凤呈祥、我好你好话语才是,怎么就是拿“狗”说事呢? 

 

读杨恒均《腾讯博客:给思想插上翅膀》

     人活在世界上都有追求,房子、车子和票子,应该再加上个位子(置),这些都是有价可估或有高低贵贱之分的。先生让在下敬佩,就是认为最宝贵的值得追求的是无价的“思想”。

      希望QQ的一代具备独立思想和自由精神,希望这一代真正成为早上八九点的太阳,先生的愿望真诚美好,只是,“思想”不同于“五子”,它的无形无价浩瀚复杂,就特别需要先生来指明怎样的思想才是普世价值

 

读笑蜀《时评的三种底色》     

     新年伊始,得到新闻媒体界与网络世界众多朋友公认为意见领袖的先生,发表这篇关于时评的文字,很有意思。在下特别重视,细细拜读,感触颇深,获益良多。

            时评不能当作“小儿科”,它是“历史的底稿”,可见份量之重;好时评的产生,源于笔者坚定的精神信仰,这是时评的力量源泉;时评作文者还要有清醒的认知,要具备“既要当真、较真,更要有游戏精神,不求必胜”的气魄与肚量----------这些就是先生对时评的演绎。

 

读杨恒均《2010新年寄语:与爱同行,追寻理想 》

     没记错的话,先生去年(09年元旦)今天身在美利坚华盛顿,没写应时的新年寄语,却发表了博文:“没有想透”的2件事----暴力与清算。读了,让人唏嘘不已。

         一年过去了,不知先生现在可曾想透了?

          新桃换旧符之际,先生寄语“与爱同行,追寻理想”,让人看到了希望与美好。在下不才,一直建议先生长话短说,在这又要斗胆提议,为了让愿望早能兑现,先生寄语只要“与爱同行”就可了?

 

读刘洪波《此时

     “算不上有过许愿,所以也无所谓兑现与否”,这是先生09-10岁末年初说的。    

              先生08年还是乐观的,发愿有三条,一条眉眉成长无忧,二条父母兄弟平安,三条开始家庭生活。

               09年元旦总结:眉眉越来越乖了,虽在学校的老师那里遭遇一点人心复杂的插曲,还是很顺利地在成长。父母兄弟生活平安。自己没有开始家庭生活。

            09新年先生境界可高呢,发愿所有人平安。09年,相信先生滋润的小日子过的不错。新桃换旧符之际,也该有个总结才是。

              恭祝先生新年万事如意!

 

读笑蜀《2009’:谁引领新闻话语权?》

     何谓媒体?是指传播信息的介质,通俗的说就是宣传平台,能为信息的传播提供平台的就可以称为媒体。顾名思义,介质与平台只是种工具而已。

         先生论及2009年公民新闻的崛起、公众对新闻话语权有所掌控令人侧目,言之有据。但这并非仅仅是媒体之能,只能说是媒体人的参与和努力,成就了2009年“公民新闻的逼人气势”。

     

读五岳《公款购车引发的数字联》

     

       不知咋的,会写文章的先生与韩寒一样,怎么当起数学家来了?真有才!

              提高行政效率与拉动内需之举,利国利民有何不好?

 

读刘洪波《牛奶监管与精神生活监管》     

   先生说“扫黄打非工作小组,是党务机构,还是政府机构?我不太明白”,先生真矫情,这不是先生在明知故问么?!先生应该知道国家宪法规定党领导一切的,政府、人大、司法的头都是党委的要员,再说我等要听党话,跟党走,官员由党来委任有什么可不信任的!

    只是,在下有一点希望李长江出任扫黄打非副组长后,在进行互联网、手机乃至人们精神生活的监管并取得巨大战果的同时,别忘了扫黄打非已有多少年历史的主体,查查这么多混迹于宾馆、歌厅、澡堂、娱乐场所的“小姐”,她们是在休闲消费,还是有何该扫打的勾当?

 

读五岳《专家们从堕落到跳楼》

     先生文章一开始就提到大师余秋雨先生,让人自然想到去年汶川地震后大师的一句话:“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呢”!很担心,先生的文字会不会说错了什么?

 

读刘洪波《尴尬的“中国工人”》

     在下喜欢读先生的时评,最主要的是先生大多数文字注重话题的重大性、关注度、争论性和普遍性,角度选择能出新意。

           说农民工是“中国工人”,农民们当然乐意接受这个领导阶级的称谓,只是官方是不会认可的,因为它牵涉到政治地位、福利待遇等等诸多问题。《时代周刊》上打工妹的照片及其评语,应该予以纠正,否则,正如先生说的“令人尴尬”。

 

读五岳《透支未来,挣钱买毒药》 

    先生是清醒的,才有“只要是政府是经济利益当中一方当事人的话,这种行为就一定会发生”的认识;但先生又是糊涂的,可知道有几人会理会先生“透支未来,挣钱买毒药”的感叹与警示!

 

读杨恒均《中国农民工如何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国家能有舒服豪华、世界最快的列车,无论从哪方面言,应该是件该庆幸的事。但如果“普通票价的火车没得坐了”,让许多民工百姓尴尬的话,领导们倒要想想怎么会好事不叫好呢!

           《南齐书》曰:不务先富民,而唯言益国,岂有民贫于下,而国富于上邪?有司是不是该想想了!

 

    先生的一句“一旦民主理想被孩子们接受了,我们的未来就更有希望了”,读了让人感动!这就更要求先生文字的深入浅出短小精悍,惟有如此,先生的文字才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下希望先生改一点作文习惯,实是想让那些喜欢先生文字的年轻人早点读懂理解,先生,不要误解,不能以一句“只用一句话以蔽之:民主是个好东西,耶——”,让我等语塞。

 

读笑蜀《番禺反烧风波见证民众反对的价值》  

       尊重民众反对的权利,不“一见到民众反对就血往脑门涌”,是番禺书记谭应华亲与反对垃圾焚烧的业主座谈的高明,是官员睿智的体现,更是权力敬畏民意的经典案例。先生为此番禺事件平稳着陆专门撰文论事议政,很有意思,更有意义。

            说“父母官”也好,道“公仆”也罢,百姓不会计较的。只是为官者必须懂得“民心无常,唯惠之怀”才是,经常把百姓的希望要求放在心上,就可以得到他们的拥护。

           古语说得好:善为水者,引之使平;善化人者,抚之使静。安定的政治局面与安定的社会生活,一定程度上来于国家公务员的正确治国理念与有效执政能力。

   笑蜀先生的“尊重民众反对的权利,让民众用最挑剔的眼光为政府挑刺 ”的话,前半句可提、可说、可期待,后半句,不说不提倡为好,为策略。我等要相信大多数政府成员能够充分发掘民间智慧,充分依靠民间智慧的,千万别“挑剔”别“挑刺”,惹得人家心里不舒服不自在。

 

读刘洪波《感谢那些公开的权力造假》    

     先生别忘了听证会只是这几年的新鲜事,多少年的物价涨降调整没听说经历什么听证,不是也过来了么!

             先生把民意放在至高无上的位置没错,但就是没注意到,我等充分相信人民政府为人民的民意!

 

读五岳《再从青史上青楼》  

    先生说得不错,“庙堂青楼的拥有者”,即使是最荒淫的“楼主”“都曾经试图提升全民的道德水准”,并颁布针对低俗民风的法律或者上谕。然而,低俗民风就是难改,还时时传来“天子出天花”的故事。问题出在哪儿?

            还是古语说得好:善禁者,先禁其身而后人--------上好德则下修行。

 

读五岳《借机大发低俗财》 

    在下认为人民政府是为人民的,一直把自谦为“公仆”的政府官员当作“父母官”看的。     

    谁来判定“低俗”?在下已经习惯政府自我授权成为道德标准的制定者、仲裁者、执行者的做法,因此在下指望的是政府官员来定“高尚”或“低俗”。只是希望统一的国家要有个统一的法规。重庆全面监控歌厅的做法,其他省市却不见跟上,为难了在下,不知如何才好。

 

读刘洪波《权力与民意正在分离》

   先生说道“权力与民意正在分离”,绝非危言耸听。面对民意质疑,政府的公信力、合理性、合法性是在接受考验。“非信无以使民,非民无以守国”,公权力的执掌者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公务员拿了俸禄,就要上对得起国家,下对得起百姓!

 

读长平《以什么名义管制色情?》

色情泛滥,是一种祸害,正如先生所言“社会后果无需证明,必然礼崩乐坏,全民沉溺其中而不能自拔,性犯罪率也随之增加”,因此,百姓喊打,政府喊杀情理之中,对此网民当然支持拥护。网民们担心的是怕有司者矫枉过正,把正常的网络游戏、自由言论也视作祸害,从而遭到堵塞追杀

 

读五岳《上访者到底是被谁强奸?》

读先生文字,感慨良多。几个月前,北大孙东东教授的上访者99%精神病论遭网民痛斥,教授也因此道歉赔礼。对此,于今想来,当时网民别如此顶真,教授也不收回高论的话多好,上访者一旦被送精神病院,诸事了了,怎会再引发强暴案!

 

读刘洪波《只是一种“五毛党”而已》

“电子海洛因”与“网络黑社会”,正如先生所言是一种祸害,百姓喊打,政府喊杀情理之中,对此网民当然支持拥护。网民们担心的是怕有司者矫枉过正,把正常的网络游戏、自由言论也视作祸害,从而遭到堵塞追杀

 

读朱达志《李庄案 异地审理才有真相》

      对先生“如果李庄真的受到了刑讯逼供,那么我举双手双脚坚决支持高子程律师的异地审理诉求”这个假设,在下认为不妥。“李庄涉嫌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案”的非一般的特殊性,许多方面都符合异地审理的要素。即使重庆方否认刑讯逼供,高律师也可申请异地审理。  

 

读刘义昆《珍惜听证会这个纾解民怨的渠道》   

     先生说,'“实行听证制度,是为了保障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决策权,协调和平衡各方利益关系",言之有理。问题是组织听证会的政府要明确这一点,否则,听证会会流于形式,导致听证会的公信度下降,于国于民都不利。

    如果有人想把听证会作为一种摆设,抑或成为一种欺骗忽悠百姓的工具,那还有何话可言?!

 

读张鸣《谁来判定“低俗”》 

      在下认为人民政府是为人民的,一直把自谦为“公仆”的政府官员当作“父母官”看待的。不同意先生“政府其实并不是民众的爹娘”的说法。

            谁来判定“低俗”?在下指望的是政府官员。只是希望统一的国家要有个统一的法规。重庆全面监控歌厅的做法,其他省市却不见跟上,为难了在下,不知如何才好。

 

读余以为《立法狠还得执法勤》

            公安部新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对酒后驾车调整为扣12分,应该说国家对人的重视,百姓叫好才是。先生担心“光是在法律条文上加重处罚未必能够达到效果”,又让人不安。难道交警真的如先生所言,只认罚款“性价比”高的,而罚款不够会影响执法积极性,执法机关因此不会勤于执法?倘如此,咋办?

  评论这张
 
阅读(13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