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jk128128金星的博客

功崇惟志,业广惟勤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普通的中国人

网易考拉推荐

读名家博文后评点 集汇 (七)  

2010-03-14 11: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03.14------

读令狐《《科幻世界》的魔幻现实

            先生的一句“要提防公费出境既是待遇,也可能是仕途的滑铁卢”着实让人有点害怕,有点耸人听闻。只是稍作调查,我国官员外出即遭“政变”的概率微乎其微,成功可能更是渺茫。为此,欲外出“考察”的不要让本文惊吓才是!

 

读杨恒均《未来不是用来推测,而是用来创造的!    

            社会发展是有规律的,这是许多先哲的世界观历史观,先生也是据此撰文论道的。只是读先生本文与不久前的一篇(题目记不起,谈新中国前后30年)文字后,觉得先生的时间周期理论已陷入教条与先验论之中。人类历史中的几十年上百年只是一瞬间,怎可以30、70年为限定律呢!几千年过去了,世界的某一角落还是奴隶社会的消息时有所闻。先生文章只是时评,并非社会学论,说法不精准,本不该吹毛求疵,只是先生的时间周期论会产生误导。先生有没有想过,文末的“大家一起努力”会产生什么后果?

 

                 《如何写出好的博文?》

     《如何写出好的博文?》一文,如果仅仅看作是一篇教学文字,那就错了,这就是一篇文章涵义广袤外延、微言大义的“好的博文”,是如何写好博客的范文。读本文,可见先生的笔端功力。

 

             《“宽容”是打开政治死结的钥匙》

              先生既有要把绝对的权力关进笼子里,而把“权利”归还给普通民众的责任感,而且,许多咄咄逼人,透骨惕髓,针砭社会时弊的文字又出于先生的笔端,能说先生“有了宽容之心”,才会写出如此刻薄犀利的,让某些人感到烦心的文章来?

 

  《清明时节参拜浏阳谭嗣同等先烈故居》

  先生日前文字言道“我最担心的是在我充满激情的博文里,缺乏了宽容,对他人造成伤害”,既然担心,怎么又如此任意随心?先生应该知道本篇文字伤害了谁。

  另外,值得先生反思的是同样是位伟人故居前,“除了我,几乎只有一两个游客……”现象出现的缘故在哪里?

          

    《儿子作文:希望可怕的历史不再重演!》

      在下原本不信“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唯心的血统论,读了先生11岁公子的文章,大脑不禁糊涂了起来。真是先生英雄儿好汉,强将手下无弱兵。

           a child prodigy

 

读张鸣《不能让看守所里总出蹊跷

          先生的文字说,看守所里总出蹊跷,笑话般的遮掩,暴露出看守部门的低能,文明程度低到家,此话言之有理。然而,躲猫猫死,睡觉死,鞋带勒死,喝开水死,跌跤死等等并非都发生在一个看守所里,那么,问题的症结仅仅在于有关部门么?

            

              《拆迁的梦魇人人有》

         先生一句“我们还能指望什么呢?”,显得有点悲壮。其实这是先生的“无知”而带来的庸人自扰!

        先生应该明白土地乃是国家所有,国家愿意让土地给房产商开发,怎能容忍阻挡;再说,土地财政一方面能促GDP增长,又能把土地出让金让官员“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何错之有?何乐不为!唐福珍之争实与国家相争,先生何必为此抱不平?!

          

             《人为的幼儿园恐慌》

           既然当前国家没把幼儿教育放在义务教育范畴,那么公立幼儿园退出,让私营资本市场竞争进入幼教事业为何放不开,偏来个人为制造矛盾的双轨制呢?政府教育部门如同工商部门管好民营企业一样管好私立民办幼儿园,其教育质量、收费标准政府监督好了,还有何可愁的?

           

              《致一个法盲的法学院院长》

           先生文末一句所言差矣!

           城管尽管名声欠佳,这是有种种缘由造成,在这里不多言。城管乃执法机关,其队长任用最基本条件是知法懂法。先生怎么说出法盲的话语来了:要让一个法盲来任大队长之职务,还说这是“最合适的位置”。

 

    《尴尬的新闻发布会》

    先生说“我们的某些官员,实在是不懂新闻,更不理解什么叫做传媒时代”,此言差矣!相反,我们的官员,就是明白新闻对政治民情、国家政权、社会稳定之影响,更知道传媒时代信息传递之广之快,且不容操控的事实,知道“以正视听”的重要。

    明乎此,“发布会的尴尬”说,充其量是先生的多情感觉罢了,官员是不会有如此感受的。

 

  《韩寒的影响力》

   韩寒的文字贵在得前人所未道,得今人心中有而笔下无,以及虽为别人笔下有却难得自家洞见深。正如古人曰:若意新语工,得前人所未道者,斯为善也。

 

读笑蜀《我们需要一场跟特殊利益集团的硬仗》

         先生一句“我们需要一场跟特殊利益集团的硬仗”,不知是呼吁,是号召,抑或是呼吁?在下不明白的是“我们”对立面“特殊利益集团”所指的是谁?

    先生对本届政府的“虽九死其尤未悔”的大无畏精神深信不疑,然而本届政府并没有把垄断国企视作“特殊利益集团”呀?

    笑蜀先生是不是有点自作多情了!

          

            《答《时代周报》问:谁动了新闻人的尊严?》

           先生认为当今权力已不独大,尊严已多元化,如果有权力掌控者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还一样的傲慢,就得不到尊严。国人“为尊者讳”,维稳首要的现实告诉,先生说的是真的吗?

 

 

              《权力市场化是疫苗受害儿童的夺命杀手》

              暴利之下的疯狂,怎么想象都不过分,以至理性和良心完全不起作用”。 先生的文字凝聚着深刻的思索与深沉的愤懑!

       时评家五岳先生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的受害者“是有选择的”,还有幸运的没被上当受骗;然而,某块地界上,全体要接种疫苗的,都受毒害,无奈与无助。

       读来让人不寒而栗!

       五岳先生披露某检察官的孩子也不例外接种了疫苗,说道“甚至那个企图构陷举报者的检察官也是隐形的受害者”一句。在下心绪变得复杂起来:这是善恶报应?不对呀!若如此,那许许多多的无辜孩子的遭遇又能作何解释?

             

                《萧翰被停课,大学教授不该遭受如此羞辱》

               文字为大学教授没个堂堂正正的说法被停课抱不平,看似先生为萧翰副教授讨个说法,其实是帮了个倒忙。学院没以“不适应”“不适宜”等等辞令辞退够厚道的了,萧教授更应该庆幸学院没来个“莫须有”的为难才是。

               

              《一定要把权力的“私生活”管起来》

               先生言“克林顿仍须就拉链门向全国人民说清楚”,这给卫生部将了一军。卫生部此次揭家丑,承诺“一查到底,决不姑息”,想来不会是雷声大雨点小吧?!

 

读五岳《地王游戏当中的连环套

           在下就是不明白,政府抑制房价的种种措施频频出台,房价却为什么还是节节攀高?先生能以犀利而深刻的视角审视这一现象,把土地财政、“经济支柱”、国企与政府关系等等概念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辩析与阐述,在下读了头脑才清醒了许多。

          先生文字不仅逼近真相、剔肉见骨,而且充满智趣、力透纸背。好!

        

        《章子怡事件已经成了一个比脏的游戏》

           娱乐圈的事本就是让人嘻哈而已,何必太顶真?!只是,正人君子文人学士若有“诈捐门”这类传言,倒是应该澄清说明才是!

         

              《权力之下的夺命商机》

          先生的文字凝聚着深刻的思索与深沉的愤懑:

          先生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的受害者“是有选择的”,意为还有幸运的没被上当受骗的;然而,某块地界上,全体要接种疫苗的,都受毒害,无奈与无助。读来让人不寒而栗!

          读到“甚至那个企图构陷举报者的检察官也是隐形的受害者”一句,心绪变得复杂起来:这是善恶报应?不对呀!否则,那许许多多的无辜孩子的遭遇又能作何解释?

             

              《山西问题疫苗:圆不了的谎言》

               先生的文字与时评家笑蜀先生的文章都鞭辟入里,切中肯綮,让人读后血脉喷张、拍案而起!

              先生说道,“没有一个国家、民族的崛起,是以伤害自己后代的手段来求发展的,这种所谓的发展是断子绝孙”!

              笑蜀先生说道,“暴利之下的疯狂,怎么想象都不过分,以至理性和良心完全不起作用”,“权力进入市场,导致市场的垄断化,黑恶化,非人性化”,“如果到了这一步还不能惊醒,正常的纠错机制还不能启动,虚应故事的官场潜规则仍要占到压倒地位,那就真该天打雷劈,百死不赎”!

             两位先生所言振聋发聩!

             

            《再会,GOOGLE》

             对谷歌公司撤离中国,国家外交部在第一时间声明:谷歌事件属商业个案 不应政治化,由此可见中国政府对此显得很坦然;先生的文字却说“我们失去的就不止是一个商业公司,而是再次失去了一次与世界同步的机会”,并且説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失误”。

               孰是孰非?借用先生的话“还是请历史来回答吧”。

       

         《何用跪在老祖宗的坟前》

            先生的犀利而深刻的文字让人想到了“不耻下问”、“知耻近乎勇”两个祖传美德,但是,几个教授即使“顶着圣人的牌位”,就是不能按这两个词语的圣人精神办事言语,偏要肿了脸充胖子。 

             

           《预算公开不是提供另一块“遮羞布”》

             应该说,有进步就是有希望,走路总得一步一步的走,饭总得一口一口的吃,相信父母官“我们肯定也会继续努力”的承诺吧。

             先生如与在下等辈为普通百姓,就应该想想自己的身份,有点自知之明才是。先生如此的不耐烦,言语又如此的尖锐泼辣,这只会是欲速则不达,自讨没趣而已!

 

             《法院不能只有观赏价值》

            先生的文字言道法院的张军“能不打官司尽量不要打官司”与检察院的梁泉“怎么可以随便就打电话”,这无疑是告诉我们官司少打为好。那么,百姓的冤屈只好求助于信访,然而,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教授献出一个偏方:领导少批示有利于减少上访。看来,信访也不容易了。

 

             《疫苗的安全不是用嘴来保证的》

               先生既然言道国民尚处“民智渐开的时代”,那么文末的“一个比喻”,只能说是先生的多虑而已。老百姓还是相信党和政府的,不会“对于政府的不信任更加深重”的。 

     

         《新京报是如何把一篇稿子分尸重组的》

           王家岭矿难的遇险职工是“在不得已之下,才在无奈中挑战了一把人类的生存极限”------先生文字的这一句是全文的灵魂。细细品味,才会悟出两篇文章的区别;才能知道追究“过”之必要,“大音量”歌颂“功”是否妥当?

 

             《对待英语的精神分裂》

    “文字的演变是一种自然演变”,这话不错,但在演变的大势之下少不了权势的推动。

     汉字经过了6000多年的变化,其演变过程是: 甲骨文→金文→小篆→隶书→楷书→行书 ,历经商、周、秦、汉、魏晋等等朝代,每次大的变更无不是自然演变之下权势的促成。即使现代的繁体与简化也不可忽视权之作用,不然,为何两岸至今没统一?

     央视要规避“NBA”“CBA”之类英文的缩略语,不知可是最高当局的意思,如是,先生文字就可能是白说了。

 

读刘洪波《这还不能算“政府全裸”》

           我们说,白庙乡政府的公示是财务公开的一小步,实是中国政务前进的一大步。在下以为无论政府是“公仆”还是“父母官”,白庙乡的做法让人欣慰,值得赞赏。先生却以“政府由民众产生,受民众供养”一说,引发闲话多多。

     要求过高,欲速不达。

           

          《“我们”怎样治“他们”》

     读过开胸验肺、为证没非法而自残这些让人惊心感到心寒的故事,体检被拦截,被拘捕就不觉稀奇了!

     广西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刘庆宁建议刑法添上“扰乱信访秩序罪”,以有利社会稳定,这次两会却没来得及审议通过,否则,先生就不该对湖南嘉禾警方正常的治安侦查的“拦截”行为说这么多难听的话了!

          

          《有权,一切都“没问题”》

     读先生文字让人想起公安部门喜欢常用的定期“严打”用语的不科学。依法惩处违法犯罪怎么可有时间阶段之分;罪刑法定,怎可宽严自由裁定!------先生说灵璧县交警部门“把拘留和罚款作为考核指标”是不合理的东西合理化;那么,“严打”说法就不仅仅是合理不合理了。

             

           《信任的筹码所剩无几》

     先生文字的题目曰“信任的筹码所剩无几”,是说给谁听的不言而喻。此语是良言在提醒;是真话在希望,可谓“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

     诚信之重要,你知我知大家都明白,无须赘言。明代海瑞曰:美曰美,不一毫虚美;过曰过,不一毫讳过。古人的要求,应该听听。

          

           《“假记者”是信息管制的特殊食利者》

            有句话很值得玩味:现在什么都有假,唯骗子是真的。

          一般假商品只是被骗了钱,食品、医药之假让人心惊肉跳。假记者、假团委书记的出现似乎与百姓无关,细细读先生文字,才明白这里“有社会生活多方面的影像”,其危害不仅是害民,更是害社会害国家!

 

             《“耳光事件”后面的媒介伦理》

     不知咋的,近期女记者被羞辱的事一件接一件,是女记者过失所致,还是有人故意欺负,孰是孰非,读了先生文字才明白,不可随意等同论之。

     先生说得在理,女司机打女记者这件事情,“女记者碰到的不是黑社会,不是跋扈的官员”,再说,女记者“给贵阳市丢脸”上纲上线的问话不当在先,有司在处罚女司机时应有考虑。

              

             《“斜刺里”的反腐》

           先生说的“斜刺里”的反腐,是个新鲜说法,并例举小偷一偷或情妇发怒出了贪官;周久耕抽烟照片,韩峰日记又变成贪官;央视炮仗发火出贪官;出国不回,劝说仍没回来,又是贪官等等引证。但在下却觉得先生说法不及那恶有恶报“事物发展规律”的说道通俗有趣。此说法更妙之处是,可以让先生心平气和一些。

               

                城       管

                城管,现在是地方政府因其能以一抵几十顶大盖帽的功能,加之其直属指挥、执法快速的特点,宁可顶着社会质疑、百姓舆论、官司缠身的种种麻烦,在不见中央政府的明确表态的情况下,还是不愿忍痛割爱。

     问题是到解决的时候了,中央政府应该明确城管组织的去留。

     国务院如认为城管乃当前社会治理的必须组织,那么就要申报人大确认并立法,继而在执法理念、编制经费、人员培训、科学管理等等方面给以切实的指导监管,以崭新的公权执法形象出现于公众面前;或者就是从精兵简政的方略考虑,敦促地方政府好好想想,为什么不发挥公安、工商、环保、环卫、城建、防疫、建管、交通、街道、文明办、规划办等等部门原该他们管的作用呢!几十顶大盖帽都是吃“皇粮”的,没理由让他们闲着。城管一顶大盖帽能干的事,难道几十顶大盖帽就干不好?

     古语说得好:善为水者,引之使平;善化人者,抚之使静。安定的政治局面与安定的社会生活,一定程度上来于国家公务员的正确治国理念与有效执政能力。

           

            《恶政的创造》

             睢宁县推出的“大众信用征集系统”,在该县县委书记的眼中,民众非严管不足以教化,认为这是个重大的创造性的治民工程;先生文字却飞鞭挞体不留情面作了解剖与批判。

            孰是孰非,在下有些糊涂,只是觉得该县此举具有“创造性”,社会管理终于电子化、定量化、科学化起来了,但已牵涉到百姓分等级乃至与国家刑罚挂钩,应该根据宪法,报全国人大立法才是。

             

    且不论睢宁信用评级系统的建立是否违背宪法,敢问王书记,有没有想过这信用评级系统实践中的可行性、公平性、有效性?想想如果有县民申报其在国内外某处行了好事或检举他人在国内外犯了事,县政府有人力去调查核实么?!希望信用评级系统不会是一次聊以自慰、徒以唬民的闹剧吧?

      且不论睢宁信用评级系统的建立是否违背宪法,敢问相关人,有没有想过这信用评级系统实践中的可行性、公平性、有效性?如果有县民申报其在国内外某处拾遗还人的好事,或检举他人在国内外犯了偷窃钱包的丑事,县政府有人力去调查核实以给予加减分么?!
           希望信用评级系统不会是一次聊以自慰、徒以唬民的闹剧吧?

       

  《你特色,你牛X》

     先生应该知道我国土地(含房基地)是国家抑或说是集体的,代表国家集体的政府需要让土地发挥更大的作用,征用了给了房产拆迁费,当然得走人。先生文字试图与英国类比是不明国情或是无知的表现,明乎此,对官员的一些“过激”话语,就不会如先生这样的大惊小怪了!

             

             《夹板是不是治驼背的偏方》

            试想法治的道路真正开通了,法治的制度根基已建立牢固,司法公平、公正、公开,已不受权钱干扰,信访还有必要么?

             

                《书记得意忘包装》

             “大米书记”从“返回复职”到重新立案调查,颇有喜剧色彩。先生就此撰文,在调侃、讽刺之后,严肃提出了一个定罪量刑极不公平的话题,让人深思。现代法治社会审理案件,判处罪犯,依据罪刑法定的原则已为广泛认同,只是法律本身是不是公平公正似乎少有人去研究。

 

读朱达志《毒豇豆事件问责,罚酒三杯就好了嘛》

            文末以海南省农业产值占比及“全国的菜篮子”之说,会不会让有司动心?先生难道会不明白;国际旅游岛建设才是重中之重,先生难道会不知道。          

              

             《镇级市:改革有益,说法可笑》

           早就有“县级市”的称谓,何不能有“镇级市”的说法?国人喜欢攀高的心理应该理会,有道是称谓只是个符号而已,不可过于顶真。当然,名称倘若引起序列混乱,陷于不伦不类,那不仅仅是贻笑大方,还会误事的!

            

              《“疫苗门”已是一起政治事件》

             三聚氰胺事件比起山西“疫苗门”事件来,还真是显得很敦厚了。奶粉是有选择的,而疫苗并无选择,适龄儿童都必须受到如此的毒害。据五岳先生揭露,甚至连负责调查举报者的检察官之子,也是隐形的受害者。

             

             《白道?黑道?无道!》

     先生对女记者采访被架走一事,认为这是一起妨害新闻采访、侵害人身权利恶性事件,诘问当事方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寡廉鲜耻地对女性记者动粗,是不是受了前一次事件被不了了之的鼓舞!?------正气凛然,直刺痛处。

     先生义愤填膺的疾声呐喊,理直气壮!

     先生文中提及立法问题,其实现有的大法、子法都不缺人身权不容侵犯的条律,现实告诉我们问题在于“世不患无法,而患无必行之法”!

                 

              《“招拍挂”如何南橘不北枳》

            恕在下浅薄,实在不懂先生“须抓住‘牛鼻子’”一说的意思。土地是国家的,退而求其次土地也为集体所有。何来“出让制度南橘北枳”一说?给点补偿于承包田及房基地所有人,已是照顾体贴了。

 

               《“一女二嫁”与“招拍挂”何干?》

               读先生文字觉得先生过于自信,所言经不起政府反驳的。

               一、先生以为“扬州市的那个商业开发项目很难说与公共利益相关”,政府没认可吧。如果政府回答说此项目既是为民服务又能增加就业,名为商业实可利民,怎么可说与公共利益无关?先生何以应对?

              二、先生说“政府是人大选举产生的权力执行机关”“权力本身却是属于当地民众的”,意思是政府要服从民众的需要。此话在理,只是先生应该知道代表民众的人大对政府作为并无异议呀!

                

                 因为喜欢先生文字,才经常读后不揣浅陋写些心得;出于对先生的尊重,才“先生长先生短的”。遗憾的是,却是先生的不解与不屑,让在下觉得不自在。

             对“一女二嫁”文的评点,先生是没读懂在下的意思。政府解释自己作为少有不冠冕堂皇的,人大是代表人民的在情在理,这些,先生应该清楚吧!

      

            《市长跳楼 要“公开”也要“保护”》《公布获救矿工名单难在何处》

              先生前后两篇文字很有意思,说的是百姓遇难,保密;官员身亡,保密。先生因此认为,信息社会对于这些应该让民知情的消息如此处置,“是于法无据,于理不通,于情难解的”。只是先生没注意到的该赞扬的一点:百姓与官员在这方面能得到的是一视同仁。

 

读刘洪波《向倪萍委员继续讨教》

          昔日明星倪萍在演艺舞台上以善于煽情著称,得到无数观众喜爱。今日政治舞台上的委员倪萍“我热爱这个国家”“我不添乱”以及家庭,孩子理解父母的比喻也同样充满“情感”,却让人感到不安。以前只知政协委员责任就是参政议政提建议,既如此,谏言提案会不会“添乱”?代表、委员要明白自己身份,“应该跟着父母一块走,一块克服困难,一块去解决问题”,赶快检查下有否为难了“父母官”?

         

             《骗官案岂是技术问题》

          先生文字充满智趣,启发读者思索:

         严肃查处骗官王亚丽已成定局,追究为王亚丽骗途开绿灯昏官的责任是否需要严肃以待?

         王亚丽不该留官场,不因为能力不胜任,在于其行为污秽;那么官场中是否有尸位素餐无能之辈?如有,是不是又一种形式的骗?

 

读刘义昆《“欢迎敏感问题”天未塌下来》

            官员的自信,才会懂得“欢迎敏感问题”天不会塌下来的道理。应对自如,据理善论的解读“敏感问题”,恰好是答复者形象、能力、水平、素质和充分展示聪明睿智,执政能力加分的机会。

 

读朱达志《问题在于不光“申报”还要“公开》

     先生说,问题在于不光“申报”还要“公开”--------一语中的,切中肯綮!只是,在“申报”尚有难度之时,先生却如此要求,是不是有点过分,会欲速则不达?

  评论这张
 
阅读(407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